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我,今年72岁,年轻时拍了一张黑白证件照,老伴放在枕头下一辈子

科技女神经 2019-7-9 17:17 77人围观 智能科技

#我的故事#我叫陈大庆,现在72岁的我,每天和老伴守在家门前的小院子里,养花种菜,我们的孩子也都长大了,不在身边,有空的时候会回来看看我们,我们很知足。右边的这张照片,是我保存的比较完好的一张照片了,老伴一直收藏着。我的父亲叫陈道良,解放前就入党了,我的堂弟叫陈大斌,是新华社高级记者,《瞭望》新闻周刊原总编辑。我的故事,其实很普通。(陈大庆口述,图说江淮整理并拍摄,部分图片由陈大庆提供)

妻子,是一位善良的人,我们俩相识相爱这么多年,她很支持我的工作,我们在一起,她从来没有和我拌过嘴,吵过架,事事处处的为我着想,为我们这个家庭还有村子里的邻里着想,真的是一位好媳妇,孩子们受她的影响,家庭生活的也都非常和睦,没有吵架,这样的事情,讲出去,也许就是良好的家风吧,妻子待人都非常的和善。

这张老照片,拍摄于26年前,那时候我和妻子去北京看病,侄子(也就是我堂弟陈大斌的儿子)给我们在长城脚下拍摄的一张照片,他是一位摄影记者,照片拍的非常好,我一直珍藏着,我想邀请他回老家看一看,我们老家的村子,在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任桥镇桥东村,是一个很漂亮的小村庄,也是他的祖籍,但是他一直忙于工作,没有时间。

北京,可能就去了这么一次。我堂弟陈大斌小时候和我们都在一起,他后来写了一本书,叫《淮北往事》,在书中,他写道“人的思乡情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日益深重。说来也怪,有一些在二三十岁时都已淡忘了的儿时琐事,故乡的一草一木,在渐入老境之后,却会因某种因素的诱发,而重新清晰地回到记忆之中。”他还是很怀念老家生活的。

智能手机我玩不好,还用的是老手机,这是我的侄媳妇和孩子的照片,她是北京一家电视台的栏目主持人,很有气质。我们这样的小村庄,还是比较注重孩子的学习以及村民的民风的。我父亲1950年的时候,就是我们桥东村的村长,在抗战时期,父亲曾经组织当地青年和他一起,去拔掉日军的据点,父亲在1996年就去世了,如今,我也老了。

我在1964年的时候,开始参加村子里的工作,那一年,我17岁,主要是人村子的民兵基干连副连长,那时候,我们的基干连有45人,我的妻子和我都在一起,因为经常在一起训练,生活,工作,我们建立了共同的追求和感情基础,这也为日后她能支持我在村里工作,打下了基础。在我18岁的那一年,我们结婚了。

这是1989年的时候,我们的镇子还是一个乡,叫任桥乡,从右边说第四个是我,这么多年,我一直工作生活在最基层的一线。直到现在,我还在这里没有离开过,冬天的时候,我会挨家挨户去看村里的老人,门前的积雪是不是融化了,有一位老人,他们家孩子都不在家,我早晨起的很早,去家里帮她铲雪,扶他起来,当他们孩子回家后,听说后都非常的感动。

这是1996年冬天,我和其他同事参加一个村书记培训班时候的合影,村书记,我就干过一届,在村子里做事,我都是先顾着其他人的生活,只有这样的把邻里乡村装在心里,在关键时刻,他们才能支持你,我觉得我没有遗憾的,凡是都想着自己吃点亏,多付出一点,即使到现在,我年龄很大了,我还是这样的处事原则,所以,村子里有什么红白喜事,现在都还是找我做执事,他们觉得我做事比较公平。

2000年的一张工作合影,后排右起第二个是我,这么些年过去了,我一直收藏着曾经的一些老照片,有事没事的时候,翻出来看一看,会觉得时间过得真快,老人们不在了,孩子们长大了,自己也变老了,很多时候,记忆力也大不如以前了,这也许就是大家都说的,时间吧。不过,我很能想得开,生老病死谁也避免不了。

十几年前,我还能开拖拉机下地去干农活,戴草帽的是我,我们这里地处淮北平原,农村的生活主要以种植小麦还有玉米,已经花生为生,一年可以收入两季。不过,我们村子里的人,很多人都去南京做牛羊肉生意,也确实致富了一些人,这一点,也是大家辛辛苦苦干出来的,我还是为他们感到骄傲的。我的女儿在当老师,女婿在上班,我们家没有什么做生意的。

我在村子里工作,有时候也会遇到很多的困难,前几年,一户关系很好的乡亲,因为生活富裕了,脱贫致富了,我和村里研究决定,把他的低保去掉了,转给更有需要的人家,他就对我不满意了,见面也不和我说话,看我的眼神也不对,遇到这样的事情,我都会主动的去找他聊天,解开心中的结,给他讲道理,大约大半年过去了,他才和我说话。

可能有的人不理解,说你为什么要去多事,为什么要去做这些,其实,我有我的想法,我就是想让大家过的都好,我所在的村子,有回族人也有汉族人,之前大家不通婚,后来,我主动倡议,大家回汉一家亲,汉族人有事,咱们回族人帮忙,回族人有事,汉族人也帮忙,这样几十年过去了,大家不仅通婚了,各种事情都合在一起商议,生活的很幸福。

还记得以前,我年轻的时候,带着村民去邻近的县城挖大河,那种日子可真苦啊,大家也没有什么交通工具,就自己带着干粮,冬天的时候,奔走一百多里路,带着工具,一干就是两三个月才能回家,下大雪的时候,就挖一个坑,或者搭一个茅草庵子,住在里面,身上带的干粮,都吃不下去,外面的冰雪那么冷,馒头都像冰块一样,又没有开水和炉火,真的很苦。

后来,从外面挖大河回来,一位乡村在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看到熟悉的村庄,就禁不住哭了起来,终于回来了,那种感觉真的让人难忘,还是家里的感觉好啊。

老家的房子,住了一辈子了,这里,有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童年。“养育了我的故乡土地是一块绿茵茵的大平原。农家儿女干活早,从能背动草筐挥动镰刀时就跟着父兄下地了,早早地和原野上的沟河花草结下了情谊。把光光的身子沐进清澈的小河流水里,躺在耙碎了的土垄上或杂着野花的草丛里,晒着暖烘烘的太阳,闻着土壤、野花、青草和庄稼的清香,望长天上流云东西,身肢舒展,像是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,心上没有一点人世间的忧愁……”

上面的那段话,是堂哥陈大斌在文章里写道的,我们家的孩子,我以前也经常教育他们,要好好读书学习,女儿现在做老师,我觉得就挺好。

如今,能和老伴坐在一起,每天简单的吃饭,干点农活,我很心满意足,我还被评为县里的新乡贤,我虽然不在村里工作了,但是,未来的路我还要走,还会继续为村里做好服务。更多图集和深度人物故事,请点击关注图说江淮,带给你有温度的视觉人生,欢迎私信提供故事线索,讲述你的人生故事,温暖每一个前行的心灵。


来源: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711491198336369166/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我有话说......

查看全部评论>>